以言语杀伐。

我永远喜欢王泥喜!

我永远喜欢夕心!

【UNDEAD】抽鬼牌(上/一)

◎粮食向,没有cp
◎可能上中下可能一二三四临时起意并没有想好篇幅
◎感觉自己写得真不行,但很想打牌(

【啊,进来了喔。诶,转校生不在吗,那我走了~】

【不行啊薰君,下一次演唱会的会议呀。】

【诶,那不是已经商量好舞台和歌曲了吗?难得准备工作那么早就在做了,还想和她一起玩呢……还是说她也会来?】

【羽风学长,最后需要确认一下的,转校生目前也有其他委托,大概没法来。】

【好吧好吧,小狗不在吗?】

【大神应该快要来了。】

【可恶,本大爷为什么要帮那家伙擦黑板啊…进来了啊。】

【在走廊迷路了吗,小狗?】

【啊啊,本大爷怎么会迷路,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吸血鬼混蛋!阿多尼斯你也不要一脸理解的表...

计量结束了,毛概还会远吗?
国金还会远吗?
明年的事明年干,姑且先面对疾风和男神。
张副教授我男神!

冒险者之死

【冒险者已经死了。】
那位精灵像陈述着晚餐的菜谱一样平静地这么说。

世人的印象是如何的呢?
这世上的魔王是很多的。
割据一方的大地主,占着山头的巨龙,挥动魔杖的巫婆。
地主会搜刮人们的财物,巨龙会抓走漂亮的姑娘,巫婆会把人变成怪物奴仆。
冒险者会出现,成为划破黑夜的剑,劈出一片光明。
世人的印象就是这样的。

我在银滩遇见精灵之前,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我的知识说,精灵往往生活在北边的森林边缘,不算多也不算少,他们擅长精巧的法术,用法术雕刻亮闪闪的宝石啊金子啊银子,不是和灰矮人打造剑啊斧头啊的那种粗活。
优雅得像没有灵魂一样,只需要在树叶之间飘飘荡荡。
但是在银滩上的那位精灵,正趴在地上,往刚刚生起的火堆里吹着风...

真是久违了的身体啊

我可以在这里自由地扮演言语杀伐了!

所谓的下午的无聊的会计学与手机与笔记。

最喜欢的前辈转了一段时间的全职相关Po,觉得有点意思就去看了,结果超赞。
高考前用这个减压,感觉非常棒,看得又哭又笑的。
真的非常非常棒,从原作到衍生地全部喜欢了起来。

自己产出太少有点罪恶感呢……T_T

孙哲平日乐快生。

高中PARO的肖翔可能是因为不再是高中生了而缺少很多梗。
简单设定是高一两人同班,之后分班,肖时钦物化,孙翔物生。
因为不熟悉别省的高考模式所以私设为江苏高考模式。
暂且时间线都是乱的,如果将来出本或是整理成文包啥的会根据(划掉)世界线(划掉)时间来重排。
我觉得肖时钦大学念工科……自然是学霸。
孙翔的话……私设为很聪明成绩还可以实际上蠢萌的高冷学生。

不一定是BE,不一定是BE,不一定是BE。

1 / 7

© 奈落言杀 | Powered by LOFTER